日照文明网 > 文明时评
遏止专著“挂名主编”须多重发力
发表时间:2018-01-03         来源:日照文明网
字体:[][][]

   2017年年初,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《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》,提出职称评价应摒弃从前“一刀切”的方式,提出不唯资历、不唯学历、不唯论文。然而,记者近日暗访发现,在久被诟病的“论文经济”视野之外,部分高校教师为评职称争相买图书专著“挂名”的风气逐渐兴盛。围绕着图书专著的“挂名”,从内容代写、主编挂名,到代购代销,形成一条灰色利益链。(北京青年报1月2日)

  所谓图书专著挂名主编,就是付一定的费用,在出版的图书上只署名主编等获取图书出版名誉,但实际并不参加创作,是出版社等将作者名气收益转化成现实收益的一种方式。我国著作权法规定,署名权不可转让,没有参加创作的人,不能成为合作作者。由此可见,图书专著“挂名主编”无疑是对著作权的一种非法转让行为。

  客观而言,图书专著“挂名主编”不是新鲜消息。但是,当违法的图书“挂名主编”被一些机构和人员做成一条灰色产业链时,无疑还是让人感到震惊,亟需得到打击和遏止。那么,如何才能遏止图书专著“挂名主编”呢?这需要从图书专著“挂名主编”之所以能够发生和具有如此需求的根源上下功夫。

  无疑,有需求才有买卖,图书专著“挂名主编”之所以需求旺盛,根本上是由于一些高等院校等机构不能按照国家的有关要求,在在职称等评选改革中,不能有效破除唯论文、唯专著论等,还不科学、不正确的一味简单将担任专著或教材的主编、副主编等列为职称评审必要或重要条件,是一些人为了获得等等不得不花钱“挂名图书主编”的主要和直接动因之一。但就现实而言,导致图书专著“挂名主编”盛行或最终成行的可能原因显然还有不少。

  此前媒体报道,在图书专著“挂名主编”灰色利益链的流程中,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出版社确定某些图书作者的出版意向后,向国家或省级新闻出版总局等申请获得图书出版许可编号,然后开始通过一定机构向社会发布和寻找需要图书专著“挂名主编”的人选,并根据改名主编、副主编,或第一、第二、第三主编等需要,并根据图书和出版社的分量,收取一定的费用。

  显然,在这一过程中有两个漏洞表现的非常明显,一是一些出版社在出版图书主编或副主编的管理上存在盲区和漏洞;更重要的是图书出版的监管部门,在相关图书报备给予批号时,或图书出版后对报备的主编或副主编,缺乏明确的监督管理。

  道理很简单,如果相关新闻出版管理部门在图书出版报备批号时就对图书的主编、副主编进行有效的要求报备且不能更改,并要提供切实的佐证材料,并及时监督和追踪管理,有关出版社或机构就不可能在相关将要出版图书报备获得批号后,拿着报备的图书出版批号,极具招摇的吸引和招引图书专著“挂名主编”,并谋取巨额利益。

  另外也需深刻认识到的是,不管是买方还是卖方,之所以都敢或明或暗的进行图书专著“挂名主编”买卖,很关键的一个原因就在于这样的违法买卖缺乏及时、有效、严肃的打击力度。违法成本太小甚至于无,但获利却是非常丰厚或巨大,进一步刺激和加剧了图书专著“挂名主编”买卖乱象的进一步发生和演化。

  当然,导致图书专著“挂名主编”买卖乱象可能的因素也许还有很多,这里不再一一列举。但这些已经能够足够说明,要想从根上遏止图书专著“挂名主编”违法买卖乱象的继续和再发生,就需要多方多重发力,协调推进标本兼治。

  比如一方面直接加大图书专著“挂名主编”违法买卖打击力度,加大图书专著“挂名主编”的违法成本,使得这样做得不偿失;另一方面完善图书出版批号等前后监管细则,强化新闻图书出版监管力度,使得图书出版随意添加主编或副主编没有空间,去除图书专著“挂名主编”的供给市场;而根本上,则是加速我国相关职称评审改革进程,剔除不合理不必要的评审规则和条件,从根本上去除图书专著“挂名主编”的巨大需求市场。没有了供需的巨大内在市场和动力,且违法成本和风险大增,图书专著“挂名主编”自然就会逐渐减少乃至消失。(余明辉)

责任编辑:刘慧妮

主办单位:中共日照市委宣传部 日照市文明办

备案号:鲁ICP备12014306号-1 日照文明网 ©版权所有

联系电话:0633-8781880 E-mail:rzwmw001@163.com